第3065章 劳累(1 / 2)

加入书签

长寿默默地看着殷或。

殷或也沉默的看着他。

白善和长寿道:“牵来吧,离得不远。”

殷或也是会骑马的,只是马术一般且很少骑而已。

他虽没有专门的学过,但在国子监和崇文馆上骑射课时,他没少旁观先生教导学生,所以他理论知识很丰富。

而且他没少坐他爹的马进宫,西行时自己偶尔也骑在马上,嗯,虽然大多数时候是慢悠悠的跑一段,或是长寿牵着马慢慢的走,但不可否认他是会骑马的。

所以对长寿不太听话的行为,他有些不高兴。

长寿道:“少爷,海边风大,这会儿天冷呢。”

骑在马上会更冷的,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殷或却更意动,“风大的时候骑马才舒服呢。”

白善和白二郎闻言一起扭头看向他,觉得他这个认知和爱好太过特别,和他们有很大的出入。

不过想到他很少自己快马奔驰,更不要说在风中快马了,所以便决定不就此事与他们争辩。

长寿无奈,只能给殷或牵了一匹马过来。

殷或上马,但也没有跑快,就这么溜溜达达的和白善白二去找崔大人。

崔巍并不在正在建造的码头上,而是在往前的一段海边。

白善他们找过去,看见他正蹲在地上,手上拉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夹着一张白纸,他正拿着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白善下马找过去,没有打搅他,也止住了要叫他的长随,走到他身后看了一眼画板,不由一愣。

这不是码头,不,应该说,这不止是码头,而是包括了码头附近的建设。

虽然白善是想将附近也建设起来,但从没想过这事还要劳烦崔巍去设计的,怕占去他太多的心力,影响码头的修筑。

白善歪着脑袋看得认真,静静感受了一下海风的白二郎见他许久不吭声,也忍不住凑上来一起偷窥。

殷或便也上前。

三人就一起探头站在后面看崔巍画东西。

只有一个人偷看的时候崔巍是真没察觉,但愣是谁背后站了三个人,他就是再认真也察觉到了。

崔巍坚持将要画的一个地方画好,这才抬头,往后看向他们。

目光和三人对上,就见站在最中间的白善瞬间展开笑脸,后退一步后拱手行礼,“崔大人辛苦了。”

殷或和白二郎也后退一步行礼,打招呼,“崔大人。”

崔巍想站起来回礼,但他发现自己可能是蹲得太久了,脚麻了,一动就钻心的疼,他才往上抬了一下就动弹不得。

白善目光敏锐,在他身子一晃悠时便上前扶住他,关怀道:“崔大人要保重身体啊。”

崔大人扶着白善的手慢悠悠的站直,不仅双脚又麻又疼,眼前还有些重影,连人都模糊起来了。

白善见他没应声,不由仔细去打量他的脸色,殷或一看便知道他眩晕了,于是道:“给他喝点酸梅汁?”他记得上次在医署有个人晃了晃要晕倒时,周满就是给他灌的酸梅汤。

白二郎:“……他不是中暑吧,喝酸梅汁有用?而且这会儿上哪儿给他找酸梅汤?”

殷或:“那就吃些糖水,或者盐水?”

白善已经扭头叫来护卫,让他将挂在盗骊身上的布袋拿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