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4章 她的味道,是阳光啊。(2 / 2)

加入书签

唐诗一愣,原本看薄夜还挺能插科打诨的,一下子就把话题拉回来了,而且还说得同样挺严肃的,他这个想法可以,或许能让温明珠也从悲伤里走出来,因为她至少还有她热爱的调香职业,不然的话可就真的一丝活下去的希望都没了。

温明珠抿唇,隔了许久她说,“我还能去跟温礼止提这种要求吗?”

这话说出来唐诗都觉得心酸,其实温明珠不是自己没钱,她的钱黎光全帮她存了,想做什么自然不需要别人过问才对。

用力拍拍温明珠的肩膀,唐诗说,“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问温礼止。”

以后的人生该为了自己负责。

温明珠点点头,三个人往外走,毕竟唐诗得回去了,温明珠想送送她,却不料想刚到门口,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温礼止,也不知道他听去了多少,又或者……全听见了。

温礼止确实是全听见了,尤其是温明珠低声询问还能不能跟他提这种要求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人揪紧了。

太卑微了,太卑微了,不要再这样卑微了……

唐诗被薄夜接走了,家里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温礼止把脸转开,闷闷地说,“你是不是想去好好学调香。”

温明珠正想缩回房间里呢,听见温礼止的话,有些惊慌失措,“你刚才……”

“我刚才听见了。”

温礼止的声音从喉咙口被他一点一点挤出来,“你想去你就去,七宗罪里的韩深是做彩妆的,我晚点帮你问问他有没有资源。”

温明珠倒退两步,眼神警觉。

“别这么看我。”温礼止说,“反正花的是你的钱。”

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放温明珠出去学调香,其实他可以把她关在家里,就像之前一样,哪儿都不许她去,和朋友见面也要他允许。

只是……温礼止转过身去,不去看温明珠震惊的表情,随后一个人走下了楼梯。

他背影看起来孤独寂寞。

温明珠难过地想,为什么有的人明明那么坏,干了那么多令她痛心疾首的事情,却还是能一个背影就可以让她难过。

爱情为什么偏偏总要滋生在仇恨里。

放弃了争辩,温明珠回到了以前的房间里,她过去的那些调香设备都还在,推门进去的时候,熟悉的感觉又一下子涌回了身体里。

她还活着,趁着还活着,得做一点意义的事情。

黎光,多谢你陪我走过人生最艰难的路,是我让你失望了,但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第一款香水,要以你命名。

这天夜里韩深受到温礼止的邀请来到温家,还有些好笑,“过去你不看重你的妹妹,如今倒是来我公司找我帮你妹妹铺路了……想让我们公司头牌的传奇香水大师收她为徒吗?”

温礼止深呼吸,“我只是不想再看见那种眼神了。”他看了会喘不过气。

“还是只是想让自己好过啊。”韩深意味深长地拖了音,随后往温明珠的工作室走去,推开门的时候,韩深愣住了。

有一股令人舒适放松的味道,令温礼止也跟着用力吸了一口空气。

“阳光,春天,懒洋洋的……”韩深闭着眼勾唇,真想不到,温明珠看起来白皙脆弱,可是这空气里弥漫着的香味,竟然是温暖而充满令人喜悦的清爽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