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5章 熬过了死,就复活了。(1 / 2)

加入书签

这对于韩深来说有点颠覆认知,因为温礼止私藏自己妹妹太久了,都不带她来和圈子里的人见面,打听来的消息也都是他妹妹不吭声挺柔弱的,却没想过,能从温明珠的手里,产生这么一款,带着力量和温度的香水。

像光。

她心底一定怀着某个特别强大的信念吧?

韩深过去主动和温明珠打招呼,她居然没有像温礼止设想里一般社恐,反而站在那里大大方方打了招呼。

这样大方笑着的温明珠,让温礼止觉得恍惚。

恍惚间想起来,是啊,她都离开他五年了,早就不像五年前一样害怕陌生人了。

温明珠冲着韩深笑说,“韩大哥,之前在唐诗那儿听说过你。”

咳咳,当初还有人撮合他跟唐诗呢,那会薄夜看他的眼里写满了“不共戴天”四个字,不过这会儿一切风波都过去了。韩深挥挥手,“陈年往事了都,我听阿止说你一直对调香很有兴趣也很有天赋……”

“嗯。”

温明珠从香精瓶边上站起来,她眼珠很黑,认认真真盯住韩深看的时候,韩深能感觉到她眼里传出来的执念。

不是个愚笨之人。韩深在心里给温明珠做出了简短的评价,温礼止这个妹妹必不可能是花瓶,何况调香师需要强大的化学方面的知识作为储备,能够有这方面的技术水平,肯定脑子也很聪明,真搞不懂温礼止以前把温明珠这样关着到底是图什么。

把她养成一个笨蛋很光荣吗?只能衬托出他的自卑和无能罢了。

因为倘若温明珠强大了,温礼止就会知道,他关不住她。

韩深上前,跟温明珠握手,“闻到这个味道很新奇,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嗯,我想调制一款带着希望味道的香水。”温明珠没有怯场,对着韩深将边上另外一瓶拿起来晃了晃,随后又递给了韩深,韩深凑上去闻味道,边上温礼止看了也心痒。

他也想闻,但没好意思说。

韩深闻了另一个味道,眉毛一挑,“哦?”

有点意思,好像闻出这季的主题了。

温明珠点点头,对着韩深道,“能告诉我感受吗?”

“前调清冷但是后调香甜,不过也不是完全的甜腻,嗯……”韩深也不是专业的,只是他的公司板块里有这个领域相关,他眯了眼睛,对着温明珠说,“唐诗的味道。”

温明珠猛地咧嘴笑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笑得开心,能被人这样直白认同的太幸福了,“你居然能闻出来。”

那是温礼止从来没见过的,发自内心的笑。

他站在门口,忽然间就觉得心口酸涩。他的妹妹,这些年坚强到了好像可以对任何人打开心扉,可是偏偏他没办法走入她的心。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羡慕起旁人和温明珠的关系来。

韩深站在温明珠边上絮絮叨叨了很多,整个过程后者都是一脸认真地听着韩深说话,甚至一点没有羞怯于和他对视,还讲出了自己很多心里的想法,这让韩深都有些诧异,“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多奇妙的点子呢。”

“气味是承载着记忆的。”温明珠的眼里似乎有光重新亮了起来,这几天的郁郁寡欢,她眼里的火原本差点就要熄灭了,而如今这团渺小的却卯着劲跳动的火花,终于努力燃烧发出了光。

温明珠垂下眼睛,又拿起刚才放下的味道闻了闻,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了春日的阳光里那么温暖,她说,“我希望诚实坦然面对自己的记忆,好的,坏的,它们都变成了我的一部分,如果我的灵魂也有味道的话,那么它们便成为了我灵魂的底调。倘若我的气味最开始浓烈侵袭的话……我希望后调是无畏清爽的。”

她在用她的方式抗争着,在用她的方式自我救赎着。

听见这种想法,韩深很感动,“经历过什么的人调出来的香水味,一定会更有层次。每瓶香水都似乎在讲述着一个故事吧。”

温明珠点点头,她说,“韩深大哥,你刚才说的方案,我很想——”

说到一半,她的目光跳过韩深看到了他后面的温礼止,跟着声音也停顿了。

温礼止感觉一颗心被吊到了嗓子眼,但是下一秒温明珠深呼吸,继续坚定地说,“请让我参加你们公司新的香水品牌的研发吧,我还不成熟,但我会努力的。”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刺透了胸腔。

温礼止恍然间仿佛看不清温明珠的脸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