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纵使魑魅魍魉又能奈我何(1 / 2)

加入书签

♂nbsp;苏折手指摩挲着她的唇,错开鼻尖便吻住了去。辗转反侧的缠绵,霸占彼此的呼吸,沈娴想用力咬他,可是终也舍不得用力,反倒渐渐被他剥夺了力气。

衣带一宽,苏折提起沈娴的身子,将她抵在门扉上便要了她。

他霸道地托着她的身子,分开她的腿,挺身进入的时候,湿滑紧致。沈娴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充盈饱满直抵深处,蜷缩起脚趾,曲腿便紧紧缠在苏折的腰上。

裙角轻飘飘地晃荡,随着苏折在她身体里挞伐,她趴在他肩上嘤嘤叮咛。

他决定要做的事,她阻止不了他。

沈娴像浩瀚江海之中的一叶舟,承着苏折所带来的风风雨雨。她咬着他的肩膀,手里流泻着他的丝,胡乱低泣道:“一定要这样是不是……”

苏折没有回答她,只扣着她的腰,挺得越深沉炽烈。

沈娴迷迷糊糊被他压上了床,他拂开她耳边丝,一边亲着她的耳朵,一边道:“若你应了我,纵使魑魅魍魉又能奈我何,我能守你一辈子,也一样。”

第二日回朝,朝中仍旧无百官上朝。沈娴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朝殿前,眯着眼看着朝阳升起。

临近午时时,玉砚担忧地在旁提醒道:“皇上,该回太和宫用午膳了。皇上是不是太累了,还是歇歇吧。”

沈娴半晌没动,她看见有一道人影,走过寒武门,走在偌大的广场上。风挥起他的官袍,显得苍老,但是精神。

越走越近,近到他走到了百级玉阶下,正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年纪大了缘故,台阶他走得缓慢。

玉砚讷讷道:“皇上,好像是贺相。”

过了一阵,贺相才终于走完了那高且长的白阶,来到沈娴面前,做长揖、行大礼,道:“老臣参见皇上。”

沈娴扶他起来,道:“贺相养病在家,今日是来早朝的吗?可惜百官不早朝,贺相来得不是时候。”

贺相道:“那皇上何故还等在这里迟迟不肯离去呢?”

“朕突然很闲,不知道该干什么。”

“那就容老臣再上禀一件事吧。”贺相躬身,手里拖着一样东西,递给沈娴。

沈娴拿过来,打开黄绸,一愣:“这是贺相的相印?”

贺相道:“老臣年迈,恐不能再担当重任。近来又不曾管理过朝政,无法做百官表率,才使得今日之朝堂冷清,是老臣之过。老臣不能继续再在其位不谋其政,特来向皇上请辞大楚丞相一职,望皇上恩准。”

沈娴手里拿着那枚相印,忽觉千斤重。

良久,沈娴不悲不喜地问:“贺相也是在向朕示威施压吗?”

“老臣不敢。”

“不介意的话,老丞相可否陪朕坐一会儿。”沈娴指了指身边的门槛,她就敛着皇袍,坐在那朱红门槛上。

贺相也敛了官袍,在她身边徐徐坐下,捶着双腿道:“人老不中用了,走了这一会子的路,就腰酸背痛。”

沈娴问:“这阵子身体可好?”

“谢皇上关心,老来体虚,无可避免。老臣就想着还有几年活头,盼着臣那不成器的儿子早日娶妻成家,好让臣含饴弄孙足矣。”

沈娴道:“这个简单,贺相若是看上了哪家儿媳妇,朕替你儿子赐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