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把剑捅进她心窝(1 / 2)

加入书签

酒店里面。

宋晚菲和助理住在一个房间里,她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白皙的手指握着一个高脚杯,轻轻一晃,里面红色的液体随之在杯中荡漾。

她幽深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夜色,随之重重叹了一口气。

助理季娇娇一边用浴巾擦头发,一边走到她身边,一双美目望着宋晚菲纤细的背影,她的眼中情不自禁闪过疼惜。

“宋总,夜深了,洗漱一下睡吧,别想太多了。”

宋晚菲点了点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修长的脖颈微仰,看起来浑身都透着一丝寂寥。

季娇娇自然的接过她的酒杯放到一边,身为宋晚菲的帖身助理,她早就习惯了帖身照顾宋晚菲,“去吧。”

宋晚菲什么也没有说,抓过自己的睡衣就进了浴室。

季娇娇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吹干了头发,将自己抛到了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她闭了闭眼,然后好一会儿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宋晚菲是自己的上司,是自己的领导……m.

她给自己催眠,催眠了好一会儿,做好心理建设,她这才开始抓起旁边的手机打开了一把游戏麻痹自己。

结果她一把游戏快打完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宋晚菲走了出来。

她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是因为保养的很好,根本就看不出来年纪。皮肤吹弹可破,身材纤细有致,看起来就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少妇。

季娇娇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只消这么一眼就

顿时土崩瓦解。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硬的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别处,强迫自己不去看宋晚菲。

宋晚菲并没有察觉到身边助理的那些小心思,她随意的抓过桌子上的吹风机就要吹头发。

结果季娇娇鬼使神差的走过来,“宋叫,我帮你吹吧。”

不由分说就抢过那个吹风机开始帮宋晚菲吹头发。

季娇娇平时就极其帖心,将她照顾得几乎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宋晚菲依旧没有多心,结果她白天情绪太紧张,这会儿洗完热水澡以后顿时松懈下来,在暖烘烘的吹风机下,没一会儿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季娇娇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一颗心怦怦直跳。

给宋晚菲吹干头发以后,她轻轻收起吹风机,却没有叫醒对方。

她安静的看着宋晚菲那水润的双唇,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再靠近。

就在这时,宋晚菲却蓦地睁开了双眼,“吹好了?好困。”

她嘟囔了一声,就挪到了自己的床上。

季娇娇吓了一大跳,压抑了一下自己疯狂的心跳,僵硬的说,“是啊,晚安。”

她赶紧也躺到了自己的床上,还盖好了被子。

一直到身边的宋晚菲睡着了,她这才悄悄的再次将目光挪到宋晚菲的脸上。

真美啊——

可是她却没有胆子再去做什么,只好也闭上了双眼。

“咳,咳——”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惊醒了沉睡中的阮苏。

她猛的坐起来就看到身边的薄行止正在捂着双

唇咳得很难受。

男人估计是害怕吵醒她,所以尽量用着很小的声音,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咳嗽声。

然而,阮苏何其敏感,她还是醒了。

她伸出手轻轻拍抚着薄行止宽厚的后背,“是不是毒发了?”

薄行止将自己一片濡湿的掌心藏起来,轻喘了一声,“吵醒你了?”

“我醒不醒的无所谓。除了咳嗽还有哪里难受?要不要我去叫范怜过来?”阮苏担忧的望着薄行止的脸庞。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她透过窗外皎白的月光只看到男人在阴影里面的俊脸轮廓。

她长睫微闪,心里很难受。

薄行止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去一下卫生间。”

说着,他就从床上下去,直接去了卫生间,卫生间的灯是感应灯。

他刚一进去,灯就亮了。

男人低眸就看到自己掌心里面的一片鲜红的血迹。

他打开了水龙头,将这些血给冲走,然后这才按了一下马桶,仿佛他刚才上了厕所一样。

可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他猛地脚步顿住。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睁开双眼,依旧一片漆黑。

他不敢往前走,害怕弄出动静,他也不想告诉阮苏,他不想看到她担心自己难过的样子。

“怎么不出来?”阮苏一直没有睡,她走到卫生间门口,好奇的推开门就看到薄行止站在门口的样子。

“我正准备出去,你就过来了。”薄行止唇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朝着

阮苏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虽然他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只柔软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掌,“真是的,上个厕所还要我来接你?”

他的鼻尖微微发酸,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阮苏柔软的发丝,声音透着淡淡沙哑,“谢谢太太。”

“哟,还这么煽情?”阮苏被他逗乐了。

两人重新躺下,薄行止在黑暗中寻到她的红唇,准确无误的覆上,轻轻的吻着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