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把剑捅进她心窝(2 / 2)

加入书签

吻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得放开。

阮苏叹了一口气,“这毒真的是太恶心了……”

往常这男人如狼似虎。现在中了千丝万缕以后,竟然就……

薄行止脸色微僵,自己的敏感部位怎么样都没有感觉,哪怕他心里再躁动,都是徒劳。

这种感觉比他双眼失明让他更加难以接受。

一个男人的雄风没有了……那他还配叫男人吗?

“睡吧。”薄行止好一会儿才开口,他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阮苏轻轻应了一声,就闭上了双眼。

一片漆黑里,薄行止却难以入眠,这次陷入失明的时间有点长……大概一个多小时了,他依旧没有恢复。

如果到了明天早上还不恢复……

他不敢想象阮苏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

他就这样子睁开没有任何光亮的眼睛,一直睁着,他不知道天亮了没有,他什么也不知道。

他在等,等他还会不会恢复光明。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他

终于发现窗外浮现了鱼肚白。

他一直悬着的心脏这才缓缓放回腹中,看到了……

太好了。

他终于闭上了双眼,坠入了梦乡。

阮苏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多,薄行止还在熟睡。

她去酒店的自助餐厅取了一些早餐回来,结果薄行止还没有醒。

她看了看时间,八点多了。

怎么还没有醒?

她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放下早餐就走到床边伸出手探了探男人的鼻息,有呼吸……太好了。

他还活着……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一把剑始终高高的悬挂在她头顶,随时都要捅进去一样的难受。

她害怕他失去生命体征,她害怕他……

薄行止一直睡到了九点多钟才清醒,清醒了以后他没有马上起床,而是感觉了一下自己看不看得见,发现自己看得见以后这才坐了起来。

“醒了?”阮苏扯了扯唇角,“早餐我都带回来一个小时了,都凉了。”

“没关系,反正是吐司伙腿这些东西,凉不凉的都没关系。”薄行止冲她笑了笑,就去卫生间洗漱。

几分钟以后他坐到了餐桌旁边,咬了一口吐司。

可是这个吐司却没有任何的味道,他心底一惊,但是俊脸上却依旧如常。

他放下吐司,又咬了一口伙腿,也没有任何的味道。

他失去味觉了……

发现这个事实以后,他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面前的早餐。

一边还喝了牛奶,牛奶依旧没有任何的味道。

但是他却

仿佛在吃什么好吃的一样,吃得有滋有味。

阮苏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西餐有什么好吃的?哪比得上咱们家里的早餐。”

薄行止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说,“因为是媳妇拿回来的啊!”

吃完早餐,已经十点钟了。

今天是宣判的日子。

而判决书会在十一点的时候宣布。

大概十点半,宋晚菲和助理季娇娇就一起来叫他们。

几人于是朝着法院而去。

判决书发布出来的时候,薄行止就皱了皱眉。

“证据确凿,为什么不放人?”

“上诉吧。”宋晚菲望着结果心底一阵抽痛,她就知道……于子和没有那么好救。

哪怕他们明明什么都准备得很充足,可是对方就是死不放人。

“除了上诉,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阮苏不太懂这些事情。

“恩,还可以继续上诉。”薄行止为她解惑。“先回酒店。”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对方不可能很容易就放人。

宋晚菲的心情非常不好,沉重得好像压了无数块大石头。

走到路上她忍不住就落了泪,“子和在里面受了很多罪,他以前那么温雅的一个人……”

宋言安慰的将她抱入怀中,“姐,姐,你别哭,姐夫一定会出来的。”

季娇娇心疼的看着她,特别想要取代宋言,可是她知道,宋言和宋晚菲是姐弟……人家才是亲人,她不过是一个外人。

他们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于子和的情况有目共睹。

车子里

面的气氛格外的凝滞,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