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你的头发怎么雪白雪白?(1 / 2)

加入书签

半个小时以后,车子抵达酒店。

众人从车子里面走出来,刚一踏进酒店的大厅,阮苏就看到范怜和范生正焦急的在大厅里面团团转。

看到他们,范怜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欣喜的朝着她冲过来。

“阮小姐,你可回来了。”

阮苏微微一笑,“我们回房间说。”

这大厅里面人多眼杂,范怜立刻就会意,“我等你半天了。”

几人于是一起进了电梯,然后直奔范怜所在的房间。

“是不是解药有进展了?”阮苏进门就开门见山。

房间里面弥漫着淡淡的药草味道,不难闻,反而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延缓毒性的药做出来了,薄总,你先吃一颗。”范生倒了一杯水,将一颗黑色的药丸递到薄行止的面前。

薄行止并没有任何的怀疑和迟疑,直接就将那颗药给吞了。

宋言来不及阻止,他并不是很信任血医谷这些人。

他有些担心的看着薄行止,“少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薄行止摇了摇头,相反还觉得心头暖暖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护住了一般。

“还可以。”

宋言又看了一眼阮苏,只见她面色平静,宋言瞬间觉得自己多虑了。

太太可是血医谷的恩人……血医谷的人不可能会害少爷的……

“这药暂时护住薄总的心脉,但是……也仅仅是延缓毒性发作的时间罢了。”范怜叹了一口气,“至于解药我们还在研制当中,只是能不能成功,我

也不敢保证。”

“没有关系,不成功我也不会怪你们。如果能成功了最好。”

阮苏笑得有点凉,心里一片苦涩难过。

薄行止伸手碰了一下鼻尖,往着范生他们等人望过去,大掌牵住阮苏的手,“没关系,能多陪你一天都是好的。”

他平静得近乎慵懒的声音,入了众人的耳。

好似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一般。

可是阮苏却红了眼眶。

她听着他的声音,看着薄行止慢慢的靠近,男人上扬的唇角犹如缓缓绽放的暗夜里的花儿,一点一点的晕开。

他是不怕死,可是他舍不得死。

阮苏抿紧了唇,努力遮住了心头的痛楚和难过,“大不了不就是死么……”

薄行止看着她,身子往前一凑,阮苏抬头就望进了那双深邃让人沉沦的眸中。

墨如墨的眸子仿佛燃烧着一把火,将她困在里面,灼灼燃烧。

阮苏的心理防线几乎瞬间就土崩瓦解。

她的眼眶猩红,“可是你死了……”

薄行止来不及安慰她,宽厚的胸膛便被抱了个结结实实。

他伸手拉了一下没有拉开,便也由着她,低眸往她的小脸上去瞧,哑声道,“大家都在这……看着呢!”

阮苏一张脸埋在他的胸口,躲过他的目光,也躲过了众人的目光。

有泪水溢出她的眼眶。看着日渐消瘦的男人,看着他越发苍白的面容,她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薄行止垂首宠溺的看着她在自己怀里。

许久,

阮苏终究还是抬起了头,心头那担忧之情赤果果的显露在精致的小脸上。

四目相对,均是沉默。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鼻头突地又是一酸,她别过了头。

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却又被她硬生生给逼了回去。

男人的黑眸一深,毫无防备的俯身下来,轻轻的在她红唇上一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老婆,不哭。”

房间里面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悄悄的退了出去,咔嚓一声轻轻的关门声就在两人身后响起。

薄行止顿了顿,没有回头。

阮苏却突然主动上前了一步,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红唇。

致命的引诱在两人唇瓣之间弥漫,薄行止的大掌扣住她的细腰。

男人的黑眸盯着她的双眼,带着一股极致的霸道和侵略,从男人的唇上重重压下,阮苏身子一软,就落入了他的怀里。

就在这时,薄行止突然喉间一阵腥甜。

大掌推开怀里的娇躯,一口鲜血就顺着他的唇角涌了出来。

阮苏一惊,“薄行止!”

她上前一步就去扶男人摇摇欲坠的伟岸身躯,“我……”薄行止抬眸,阮苏就震惊的看着他。

“不是可以延缓吗?为什么?”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那张俊脸。

她心头涌出来的惊愕和恐惧,让她被刺激得频频黑目。

那张脸依旧英气逼人,但是那头以往乌黑的短发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白……

她经历过很多事情,有太多太多,可是却从来没有这

件事情让她震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