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你的头发怎么雪白雪白?(2 / 2)

加入书签

她猛的闭上了双眼,然后又猛的睁开。

薄行止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看着她那张精俏的小脸变化莫测,又震惊,又害怕,又难以置信,又心疼……

“怎么了?我不过就是吐了血……”薄行止开口试图安慰阮苏。

阮苏摇了摇头,眼眶里蒙上的水雾扑刷刷的落下来。

她猛的张开双臂,扑进男人的怀里,“我究竟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吐血,白发……以后呢?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在凌迟着她的心脏。

都在提醒着她,薄行止命不久矣。

这好像有人拿了一把刀子,死死的在她的心脏上戳了无数刀。

痛得她几乎心脏抽搐得无法自已,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乖,不哭……不哭啊!”薄行止有些笨拙的哄着阮苏,抬起大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他不就是吐了一口血吗?

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怎么就突然哭得这么……

阮苏担心他,他心里暖,可是她一哭,他又有些不知所措。

就越发的恨那些给他下毒的人。

惹得他的小苏哭得这么伤心,那些人都该下地狱。

好一会儿,阮苏才抬起眸子,被泪水洗涤过的眼眸清亮无比,但是却透着一丝悲伤。

“我们出去吧。”

她很难过。

非常的难过。

薄行止打开了房间的门,“走吧。”

门外,大家都在走廊上。

当看到他们的时候,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家震惊的

看着薄行止,薄行止此时才皱了皱眉,不对劲……所以说,小苏哭不仅仅是因为他吐血?

他正疑惑就听到范生震惊的说,“薄总,你的头发……竟然全白了?”

“少爷……你……”宋言的眼圈红得好似充了血,“少爷……你的头发……”

薄行止心脏猛的骤跳,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照相机的功能。

就看到里面的自己,那张熟悉的脸还是那么熟悉,只是……他的头发全部都雪白雪白。

白发如雪。

他僵硬着俊脸扯了扯唇角,自嘲的安慰阮苏,“这也挺好的,让我的颜值更上一层楼。这两年不是流行什么奶奶灰,什么爷爷白吗?我……”

“别说了,你别说了。”阮苏伸出素白的手捂住了他的双唇,“别说了。”

“不是延缓毒发了吗?为什么会吃了药以后直接变白发了?”宋言气愤的瞪着范怜他们几人,“你们是不是庸医啊?”

“他之前毒发得太严重,这药才刚吃上,怎么可能立刻就好?”范怜赶紧解释,“所以说……这头发发也很正常,千丝万缕要不为什么叫千丝万缕?那肯定是如同千万条丝一样渗透整个身体。现在成功的渗透了他的头发……他就瞬间白发了。”

“你讲得好听,可是你怎么搞不出来解药?”宋言真的是又气又急,口不择言。

“宋言!”薄行止沉声开口,冷厉的目光扫向他。

宋言顿时噤声,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难过的别过头去。

“他也是担心我。”薄行止看向了范怜,“希望范少爷不必放在心上。”

“我特别理解他,我也很担心。”范怜叹了一口气,“我们会尽力的。”

话虽如此,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研制出解药很难,非常难。

“走吧,大家别站在这里了,我们去吃饭吧。”阮苏扯了扯红唇,对宋言说,“叫一下你姐姐和小助理吧。”

宋言点头开始发微信。

宋晚菲一直都觉得薄行止阮苏他们有事瞒着自己,尤其是那群陌生的男人,不知道和阮苏他们是什么关系。

等到宋言发信息说要吃饭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一切。

尤其是在看到薄行止那一头银发的时候,她震惊了。

“薄总……”

“他中了毒。”阮苏言简意骇的解释,“所以你不用惊讶也不用恐惧。”

宋晚菲心头一窒,“中了毒却还要跟着我来这里……”

“我们就当出国散心了。”阮苏冲她笑了笑,“没什么的。”

几人一起去了出了酒店,到了附近的一家特色餐厅。

“来了两天了,还没有尝过这里当地的美食,总是酒店的商务餐没什么意思。”刚一落座,阮苏就拿了菜单翻看。

随意看了几眼就交给了宋晚菲,“你看有没有喜欢吃的?”

宋晚菲点了两个菜,又交给了范怜,范怜也没有客气,点了几个菜。

宋言为宋晚菲介绍了一下范怜他们,也接过了菜单,点了两个薄行止

和阮苏爱吃的菜。

“好了,就先这些吧。”阮苏又点了一瓶红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